伴随着4月8日中国科学技术情报学会竞争情报分会在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举办的现场交流的结束,主题为“网络舆情口碑与情报工作”的2011 “春之声”竞争情报沙龙活动落下帷幕。与往年不同的是,本次沙龙活动在拓尔思(TRS)的支持下,紧密结合新的媒体时代,分为网上微讨论和现场交流两个部分。

        3月30日-4月7日,竞争情报分会与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拓尔思新浪官方微博上启动了“网络舆情口碑与情报工作微讨论”活动,网上讨论围绕着“舆情和情报的区别是什么?网络舆情口碑对于情报人员的作用是什么?从SNS(社交网络)的未来发展趋势看,微博等SNS中的舆情口碑是否将成为情报人员的重要信息来源,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如何利用IT工具采集和分析网络舆情口碑?如何看待“水军”和“公关公司”在网络舆情口碑中起到的作用?”等议题展开。竞争情报分会邀请的北京理德斯普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李红总经理、致远软件协同研究院陈飔副院长、北京城市学院竞争情报研究所李艳所长、博锐奕典信息技术(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张世平董事长以及独立竞争情报分析师付亮先生等竞争情报业内专家和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林春雨副总裁作为嘉宾与会员及网友在线交流,微讨论还吸引了中国科学院等单位的同行的参与,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现场活动于 4 月 8日下午在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举办。本次活动邀请了竞争情报分会顾问缪其浩先生、独立竞争情报分析师付亮先生、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咨询顾问罗政先生作为嘉宾分别围绕活动主题展开演讲和发言。竞争情报分会常务副秘书长戴侣红女士、竞争情报分会副秘书长陈峰博士、竞争情报分会常务理事路文如先生、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林春雨先生以及来自咨询公司、企业和高校的40多名会员展开了讨论和交流。

       沙龙活动由戴侣红常务副秘书长主持。嘉宾发言在林春雨副总裁热情洋溢的欢迎词后展开。缪其浩先生、付亮及罗政先生分别作了题为“微博与竞争情报—微博旁观者的几点思考”、“竞争情报与舆情监测”和“舆情工作的理论与实践”的发言。

       缪其浩先生精辟地总结了微博的情报意义,他认为,微博改变了网络信息传播的特性,它以新的方式提供了新的信息来源;从国外趋势来看,未来微博将成为新的市场调查途径,成为新的信息检索途径,形成新的选择过滤机制;微博将影响人的跟随行为,影响人的消费行为,碎片化影响成熟阅读和思考;微博信息控制造成的信息扭曲;我们正在迅速迈入一个每件事都能被监控被分析的世界,而人类利用、分析和解释数据的能力成了大问题。

       独立竞争情报分析师付亮从事多年的互联网及电信市场研究、咨询和竞争情报分析工作,积累了较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从实践的角度与大家分享了如何甄别互联网信息、Web2.0对竞争情报的影响、竞争情报与互联网监测、情报搜集与网络口碑的信息,以及口碑评价指标体系等问题。

       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咨询顾问罗政先生就“舆情工作的理论与实践”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舆情监测体系包括舆情发现、舆情预警、舆情分析、舆情热点。舆情与情报的关系应该是情报体系为纲,舆情技术为线,舆情监测工作就是要以舆情为主要监测对象,以舆情监测技术为主要手段,以情报工作规范为工作大纲。他同时指出,新媒体给情报工作带来改变,传播速度是裂变的,海量数据在增长,提出了“智慧舆情”的概念,其内涵是沿着人脉的这条线,实现智慧采集、智慧分析、智慧预警、智慧决策。

       会议室济济一堂,座无虚席。大家在认真听完三位嘉宾的发言后,围绕主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博锐奕典信息技术(北京)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世平先生不仅作为嘉宾与会员及网友在线进行了微讨论,也兴致勃勃地参加了现场交流,他说,如果将企业的情报模型思路加到厂商舆情系统中,将产生不得了的效果。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陈峰博士也畅谈了两点体会。

以下为摘录的微讨论部分观点,供大家参考:

☆ 情报搜集与网络口碑关系:1、口碑信息搜集只是竞争情报搜集的一部分。2、口碑信息搜集是建立和提升网络口碑的基础。3、公司良好口碑需要市场、公关、客户服务部门及决策机构良好的机制支持。4、负面新闻的传播远快于正面新闻,web2.0,快速应对非常重要,这就需危机预警及公关。5、弱信号重要性远高于强信号。

☆ 网络舆情是竞争情报工作者信息搜集不可缺少的一个领域,口碑的变化,很可能意味着环境的变化,尤其是市场情报的搜集,尤其如此,口碑的变化,可能导致整个营销方案的调整。这里的口碑,不仅指自己的,还包括竞争对手的及行业的。如口碑差领域慎入。

☆ 在网络口碑面前,企业不分大小,企业越大,负面新闻造成的市场影响越大,而大企业的口碑此前可能是多少年投入大量的资源成树立的。同时,大企业由于相关利益群体多,辟谣成本也最高,典型的例子是电信运营商的资费,明明问题都解决了,各地媒体还在不停的传播。小企业更容易消除负面新闻。

☆ 几乎所有大企业都是社会企业,很难将自己和社会割裂,即使是只向一客户提供原料的企业,员工的工资、福利,企业的税收、社会责任,都可能被媒体和社会广泛关注。当然与舆情口碑关系最大的,还是那些直接向普通用户提供产品或服务者,如电信运营商。 

☆ 关于网络舆情口碑与企业的情报工作密切相关,这个大家都明白,主要是快销、耐用品行业。具体如电信、石油等,上市企业都有密切关系,对于网络舆情口碑的监控,是企业情报部门必须做的一项有效工作,可从些信息源找到我们情报节点,从而做出一些判断和预测。

☆ SNS的发展,是舆情的重要来源。作为情报人员,应时刻关注这一庞大信息来源体的动向,并且积极地入住到其中,及时地解决自己的企业或者政府出现的问题,避免在正式的答案没出来之前人们的猎奇心理被某些不法之人利用。

☆ 网络负面新闻的处理。一是处理周期,越快越好,二是处理犯法,越透明越明了越好。大多数时候,造成负面新闻不可收拾的原因主要是,1决策周期太长,延误战机,2企图掩盖什么,结果越掩盖,被“人肉搜索”揭露的问题越多,肆意放大的假新闻也穿插其中,导致不可收拾,例如李刚门。

☆ 微博(包括此前的论坛、博客、SNS、播客等)对竞争情报信息搜集、危机预警及公司的市场营销、危机公关提出了新的课题,因为其跨越了时间空间界限,而负面信息传播速度远胜于辟谣信息,如果辟谣做得不好,可信度甚至低于谣言,动作快、果断、透明很重要,而提前的战争模拟也不可或缺。

☆ 弱信号的监测,首先需要对业界和企业面临的公关环境有全面的了解,掌握企业所在领域的负面信息来源或放大的主要节点,如名人博客,微博,业内著名论坛,监视这些节点信息的变化,应该可以在早期发现弱信号。web2.0时代,弱信号的快速反应机制与发现弱信号同样重要,大多数时候,是处理周期长延误战机。

☆ 舆情口碑能够建立模型化和定量化分析,正义网网络舆情在这一块就做得很好。进行数据的分析,舆情事件的应对排行。产生的影响力可以进一步推动各级政府以及党政机关、大型国企对舆情的重视。也会促使舆情事件的及时解决。

☆ 预警模型的建立要考虑新闻、论坛、博客、微薄等媒介的传播特点,并结合行业特点,这样才能设计出有价值的预警模型机制!

☆ 舆情监测,贵在可以把非结构化的信息一网打尽。然后配合专业的分析、策略和推广。才能把它的价值发扬光大。目前二者显然衔接得很不够。这意味着市场的空间很大。

☆ 单靠抓取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网页格式千千万万、难以穷尽,用jqery等脚本生成的网页越来越多,此外还有些特殊的数据源,这种最好能跟对方进行合作,直接拿到数据接口,达到共赢。

☆ 倡导内容合作,实现互利共赢。世界在变,可是规律没变。看看西方的新闻传播和资讯供应的发展,就知道新时代下我们怎么走风险最小了。

☆ 舆情监测上,技术是必须的,但单靠技术不行,还要有方法指导,才能去伪存真、去芜存菁。

☆ 在新浪等微博服务提供商严守数据这一重要资产的情况下,想要通过软件来有效地对微博这一越来越重要的舆情源头来进行舆情监测将会十分困难,数据获取这道坎就很难跨越(始终受制于对方),除非你以商业手法与新浪进行合作,或者干脆新浪自己来提供舆情监测的增值服务。

☆ 网络本来就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在无数的言论中有的浮出为焦点,有的被淹没。这股力量叫民意,有的人想制造民意,于是就有水军。

☆ 目前存在机器粉,机器私信,水军正在走向技术化。

☆ 两者都是出于某种目的而做的具有倾向性的信息传播。公关更多的是塑造组织形象,协调各方利益,舆论疏导;而水军则直接是粉饰自己,抹黑对手,混淆视听,他们发布的信息对公众百害而无一利,我们要对其甄别,过滤,或挖出幕后黑手。

☆ 跨平台(移动终端、网站、微博)的关联工具大大增加信息传播力和影响力。网站和微博的关联是趋势,但是目前关联度还不是很大。随着这种关联度的增大,微博的传播力和影响力更大。不但要关注人与人的信息传播,更要关注软件之间、机器之间的自动传播。微博是以意见领袖为中心的。研究意见领袖,关键是研究其相关人群。研究“意见领袖”型的水军,关键要看他的背景和行为分析。

☆ 从最近几年的财经\IT方面的案例监测看,网络“水军”等的作用可总结为:1、成事不足,败事有余。2、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3、被“水军”攻克的,90%以上是自身有见不得人东西的 ,一半左右是被冤了不知如何应对的,四成兼而有之。

活动掠影图
地点
北京拓尔思(TRS)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